2008年冬,我旅行去土耳其。本来想先去安卡拉,那里距格雷梅更近,然后再去伊斯坦布尔,这样回国路线也会更顺当一些。但在圣埃吉迪奥机场选择意航去两地,同样要两度中转,那我索性就按照路程远近先去伊斯坦布尔了,安卡拉最终去不去,就再说吧。 到了伊斯坦布尔,入住价格适中的Tomtom Suites,我没有马上奔赴朝思暮想的特洛伊,而是被酒店大堂的一个格雷梅国家公园热气球的广告展架吸引了,我迫不及待地报了个当地的旅行团。 也巧,这个团是公路团,去格雷梅全程要十几个钟头,几乎横跨了半个国家,但会途经安卡拉,并停留。这样一来正好与我的原计划撞了个满怀,安卡拉总算也可以去到了。而且更为关键的是,沿途美景将被我一网扫尽。 这 个旅行团很有意思,最少五人可以成行。第二天一早我就明白了,人少用小车,人多用大车。我们的团,加上我,恰巧就是五人,另外四人是三女一男:一对希腊姐 妹,一对意大利情侣。一路上司机大叔用简单的英语为我们讲解,我坐在后排,基本上懂了个“半生不熟”。那是挤掉了修辞和语法的“干货英语”,也就是蹦单 词,跟我的level相差无几。 而我们的车,是一辆花花绿绿的小面包,第一眼就让我联想到吉卜赛人的大篷车,只不过要更先进些,不再需要马拉。2008年冬,我旅行去土耳其。本来想先去安卡拉,那里距格雷梅更近,然后再去伊斯坦布尔,这样回国路线也会更顺当一些。但在圣埃吉迪奥机场选择意航去两地,同样要两度中转,那我索性就按照路程远近先去伊斯坦布尔了,安卡拉最终去不去,就再说吧。 到了伊斯坦布尔,入住价格适中的Tomtom Suites,我没有马上奔赴朝思暮想的特洛伊,而是被酒店大堂的一个格雷梅国家公园热气球的广告展架吸引了,我迫不及待地报了个当地的旅行团。 也巧,这个团是公路团,去格雷梅全程要十几个钟头,几乎横跨了半个国家,但会途经安卡拉,并停留。这样一来正好与我的原计划撞了个满怀,安卡拉总算也可以去到了。而且更为关键的是,沿途美景将被我一网扫尽。 这 个旅行团很有意思,最少五人可以成行。第二天一早我就明白了,人少用小车,人多用大车。我们的团,加上我,恰巧就是五人,另外四人是三女一男:一对希腊姐 妹,一对意大利情侣。一路上司机大叔用简单的英语为我们讲解,我坐在后排,基本上懂了个“半生不熟”。那是挤掉了修辞和语法的“干货英语”,也就是蹦单 词,跟我的level相差无几。 而我们的车,是一辆花花绿绿的小面包,第一眼就让我联想到吉卜赛人的大篷车,只不过要更先进些,不再需要马拉。

2008年冬,我旅行去土耳其。本来想先去安卡拉,那里距格雷梅更近,然后再去伊斯坦布尔,这样回国路线也会更顺当一些。但在圣埃吉迪奥机场选择意航去两地,同样要两度中转,那我索性就按照路程远近先去伊斯坦布尔了,安卡拉最终去不去,就再说吧。 到了伊斯坦布尔,入住价格适中的Tomtom Suites,我没有马上奔赴朝思暮想的特洛伊,而是被酒店大堂的一个格雷梅国家公园热气球的广告展架吸引了,我迫不及待地报了个当地的旅行团。 也巧,这个团是公路团,去格雷梅全程要十几个钟头,几乎横跨了半个国家,但会途经安卡拉,并停留。这样一来正好与我的原计划撞了个满怀,安卡拉总算也可以去到了。而且更为关键的是,沿途美景将被我一网扫尽。 这 个旅行团很有意思,最少五人可以成行。第二天一早我就明白了,人少用小车,人多用大车。我们的团,加上我,恰巧就是五人,另外四人是三女一男:一对希腊姐 妹,一对意大利情侣。一路上司机大叔用简单的英语为我们讲解,我坐在后排,基本上懂了个“半生不熟”。那是挤掉了修辞和语法的“干货英语”,也就是蹦单 词,跟我的level相差无几。 而我们的车,是一辆花花绿绿的小面包,第一眼就让我联想到吉卜赛人的大篷车,只不过要更先进些,不再需要马拉。2008年冬,我旅行去土耳其。本来想先去安卡拉,那里距格雷梅更近,然后再去伊斯坦布尔,这样回国路线也会更顺当一些。但在圣埃吉迪奥机场选择意航去两地,同样要两度中转,那我索性就按照路程远近先去伊斯坦布尔了,安卡拉最终去不去,就再说吧。 到了伊斯坦布尔,入住价格适中的Tomtom Suites,我没有马上奔赴朝思暮想的特洛伊,而是被酒店大堂的一个格雷梅国家公园热气球的广告展架吸引了,我迫不及待地报了个当地的旅行团。 也巧,这个团是公路团,去格雷梅全程要十几个钟头,几乎横跨了半个国家,但会途经安卡拉,并停留。这样一来正好与我的原计划撞了个满怀,安卡拉总算也可以去到了。而且更为关键的是,沿途美景将被我一网扫尽。 这 个旅行团很有意思,最少五人可以成行。第二天一早我就明白了,人少用小车,人多用大车。我们的团,加上我,恰巧就是五人,另外四人是三女一男:一对希腊姐 妹,一对意大利情侣。一路上司机大叔用简单的英语为我们讲解,我坐在后排,基本上懂了个“半生不熟”。那是挤掉了修辞和语法的“干货英语”,也就是蹦单 词,跟我的level相差无几。 而我们的车,是一辆花花绿绿的小面包,第一眼就让我联想到吉卜赛人的大篷车,只不过要更先进些,不再需要马拉。

终究还是逃不过的!

那是一条人命啊,

就算是自己不小心撞的,

当时就应该下车救人,或许还能救活呢,

可司机并没有这么做,而死逃逸了,

情节还更加严重!

迫于压力,司机最后也出来自首了!

对此,你们怎么看呢?

刚刚度过驾照实习期的女司机驾车回家,撞到一位路人,不仅没有施以援手,反而迅速逃离现场,后来又自行更换撞毁的车灯、前挡玻璃,企图逃避责任。近日,邯郸市公安局交警支队肥乡大队快速反应,主动出击,仅用6天侦破一起肇事逃逸致人死亡案。

事故科吗?这里发生交通事故,有人被撞死了,撞人的车没在现场。”10月14日早晨6时53分许,肥乡交警大队指挥中心接到报警称:肥乡区毛演堡乡前王固村村南发现一名女性尸体,浑身血迹,疑似被车辆撞击所致,现场却没有发现肇事车辆。

接警后,事故科民警火速赶赴现场,经勘查发现死者是一名中年女性,短发,身穿黑色衣服,头部朝东南方向蜷卧在路边。发生事故的道路一边是河道,一边是田地,道宽六七米,事故现场还发现多块散落的大灯灯罩片。

报警人袁先生告诉民警,被撞身亡的女性崔某,今年45岁,是他的妻子。平日里,崔某有晚上散步的习惯,经常是独自一人外出散步,19时左右自行回家。10月13日当天,崔某直到22时还没有回家,家里人担心出事,便发动亲友外出寻找,直到次日凌晨发现崔某在王固村村南被撞身亡,遂当场报警。

民警追根溯源锁定嫌疑车辆

民警经周边监控调取发现,10月13日18时27分许,崔某步行沿道路向北走去,从监控点到事发现场步行约20分钟,肇事时间经推测可限定在13日18时50分许。办案民警把这一时间段的来往车辆进行了调取,但遗憾的是由于天色昏暗,根本无法辨别出车辆型号和车辆牌照号码,案件陷入了僵局。

“一定要给死者家属交代,不能让肇事者逍遥法外。”办案民警兵分三路,一路对事故现场再次进行仔细勘查,寻找蛛丝马迹;一路对沿途摄像资料拷贝,追根溯源;一路对附近居民进行走访,寻找目击证人。

现场散落的十余片前大灯灯罩经过复原,被拼凑出一个多半的灯罩,围绕该灯罩办案民警进行了重点筛查,多家4S专卖店、汽配城、维修厂留下了他们的身影。功夫不负有心人,最终确定该大灯灯罩为江淮同悦牌轿车所用配件。经查询,使用该灯罩的江淮同悦车型为2012款,2014年已停止销售,属老款车型。

确定了涉嫌肇事的车型,民警将案发地辖区同款车型全部调取出来,一一和案发前后的监控视频做比对,在上万张照片中逐一筛选。最终,肥乡区毛演堡乡风火村一辆牌照号为冀D8S2XX的车辆进入了民警的视野。

肇事司机迫于压力投案自首

经周边群众确认,该车为一辆江淮同悦轿车,车主为本村村民马某某(女,33岁)。经进一步确认,该车前大灯为新安装,且前风挡玻璃和立柱有损坏,经与事故现场肇事车辆遗留物比对,痕迹完全吻合,该车即为肇事车辆。

10月19日,迫于强大的办案压力,马某某自行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马某某称,她的驾照刚刚过实习期,10月13日18时50分许,其驾车从肥乡县城返回家的途中,在王固村村南将一名女性撞倒后逃逸。事后,担心事情败露,马某某不敢将车送往维修厂修理,自行购买了损坏的前大灯更换,并将车上的血迹用黄油进行了涂抹。

目前,肇事车辆已被警方扣押,犯罪嫌疑人马某某因涉嫌交通肇事逃逸罪被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