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里,上帝用7天造人。在我们的传说中,上古时的人类始祖女娲,在邯郸古中皇山上抟土造人,炼石补天。她的神力赋予了这些泥人生命,邯郸的名字写在华夏历史的开篇,它是传说中人类起源的地方,而邯郸的神奇之处远不止于此。许多历史巨变都曾与邯郸有关。

邯郸城邑,肇起于殷商。商代建都于邢(邢台),迁都于殷(今安阳)的数百年间,邯郸为畿辅之地。《竹书纪年》中,就有商末在邯郸建离宫别馆的记载,证实邯郸至少已有3100年的建城历史。根据《汉书·地理志》的说法,在邯郸的东城下,有一座山,名曰邯山。单,是尽的意思。邯山的尽头,即郸单。又因为作为城廓,城名需从邑,所以单字加邑(阝),遂有邯郸。

公元前259年,秦始皇嬴政诞生于邯郸。当年的稚嫩婴儿,由邯郸出发,消灭诸侯,统一中国,建立不朽功勋,成为万世景仰的“千古一帝”。

邯郸无疑是个人才辈出的城市,无论文韬,抑或武略,皆济济然。他们中,有主张胡服骑射并被尊为古代改革开放、变法图强先驱的赵武灵王;有统一半个中国且善歌赋的一代枭雄曹操;有诸葛亮每以自比、与管仲齐名的大将乐毅;有对孔子思想进行批判继承的大儒学家荀子;有为《诗经》作注的毛苌;有以“白马非马”的唯心主义诡辩论而闻名的思想家公孙龙;有善于“自荐”的毛遂……此外,“将相和”中的廉颇、蔺相如皆属邯郸。战国“四大名将”,邯郸占其二(李牧、廉颇)。战国“四公子”之一的平原君赵胜亦是邯郸人。他们或为邯郸籍,或与邯郸有过交集,但皆为邯郸的历史文化增添了一份厚重与传奇。

而且,邯郸还有两位太极宗师(杨露禅、武禹襄)、两大倾城美女(赵姬、罗敷)。值得一提的是,后者的影响力也不可小觑。

赵姬作为秦始皇的母亲而闻名,母以子贵,她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太后。罗敷为汉乐府《陌上桑》的女主角,其坚贞不二、冰清玉洁的品性感动着后世来者。

而邯郸作为一座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的另一个令人称奇之处在于,和邯郸有关的成语多达3000余条,它也因此被称作“中国成语典故之都”:“胡服骑射”“邯郸学步”“完璧归赵”“负荆请罪”“黄粱美梦”“毛遂自荐”“纸上谈兵”“围魏救赵”等等,耳熟能详的典故成语皆出自邯郸。

几乎每一个时代,邯郸都会有丰富的历史文化遗存,它包括新石器时期的磁山文化,春秋战国时期的赵文化,曹魏时期的建安文化,北齐时期的石窟文化。此外还有梦文化、磁州窑文化、广府太极文化、成语典故文化等,不同时间、地域、主题的文化交错呈现,缤纷绚丽。

更令人称奇的是,邯郸是中国唯一一座三千年没有改过名字的城市。这在中国城市发展史乃至整个中国历史上,都是绝无仅有的一朵奇葩。

老人世界杂志社

老人世界杂志社主办

编       辑:安    彪

美工设计:鲍晓雪

技术维护:何    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