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重声明

本文所涉及人员均为实名,我们本着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替弱势群体发声的原则发布此文,希望得到有关部门和人员的正视对待。

     文中所书情况真实,有大量的事实证据,不违背国家法律,不违背平台规则。作者愿为此承担任何责任!!!

     我因为治疗,需要频繁往返于邯郸与北京的各医院之间。可近期总是在进京进站甚至在列车上被穿着公安制服的人只针对我一人进行盘查。 

      2019年1月2日,同往常进京的遭遇相同,在火车上再次被盘查。所不同的是,这次我没有选择如“待宰羔羊”般的任其盘查,而是采用一名公民应有的自尊当众打开手机录像并反问其:你受谁指派?这样做是什么目的?其答曰:受上峰命令,看你上车没有?问我去北京的主要目的是什么?我当众明确表示,对他们的这种行为深恶痛绝,并告知我现在已开启录音,依法取证,并义正言辞大声提出以下抗议:

      第一、我去哪里,干什么是公民的隐私权,非违法行为你们无权侵犯;

      第二、你们的这种行为属于滥用职权,且知法犯法;

      第三、依法维权是每位公民的权利,即便依法上访,不但是群众对自己权益的依法维护,更是体现人民群众对政府的信赖。而你们的这种不法行为无疑是抹黑政府,在激化矛盾,其行为必然会引起群众反感,导致上访发生;

      第四、我保留对你们的这种违法行为采取依法追究权,即便上访其中的原因之一就是对你们的这种滥用职权行为进行依法上访。

      随后,我现场拨打邯郸市政府热线12345,投诉邯郸市公安部门的滥用职权行为,并要求他们对这种行为给出合理解释和明确答复。

     身为百姓的我,虽是弱势群体,但绝不是他们任意侵害的羔羊,我绝不会屈服于他们的这种任意践踏国家法律和对我个人权益的肆意侵害行为。同时,呼吁各位知法、学法、用法,以法律维护自己的合法权利不受侵害。

通过这一系列的遭遇,我不禁深思:对于我这样一名将最美好青春无偿奉献给国家国防事业,并在那里立功受奖的共产党员,目前身患恶疾的退役老兵,他们对我如此“防范”,究竟是在怕什么?防什么?

( 相关现场取证视频将在必要时适时公布)

相关链接:一位屡立军功,身患绝症的退役军人泣血诉说

上图为邯郸市退役军人服务中心发给“处非办”的函

      刘希明,和父辈及兄长一样,一个积极响应国家号召,将自己的青春和汗水抛洒国防事业的退役老兵。面对熠熠生辉的军功章和大大小小的荣誉证书,他总能如数家珍般逐个说出它们的来历和准确的受奖时间。或许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才是他能够忘却病痛最为开心的时刻。

       面对诸多的荣誉,当有人问起他最值得骄傲,难以忘怀的往事是哪些时,他总会不假思索自豪的说,当然是在服现役时,被党组织授予“优秀共产党员”的那一刻。而每每此时,久违的笑容就会自然地徜徉在唇角。

上图为刘希明的入伍批准书和在部队荣获的部分荣誉

       和近五千名的金世纪债权人一样,2014年,在“大力提倡激活民间金融,发挥民间借贷积极作用”的大环境中,为了改善居家生活条件,在朋友的介绍下,他将自己的全部积蓄,连同父母的养老钱,一并以借款的形式存在了被邯郸市政府冠以诸多荣誉的,金世纪房地产公司法人史虞豹的名下。也正是从那个时候起,一个无形的血盆大口悄无声息、毫不留情地彻底吞噬了他原本幸福的一家平静生活。

       随着金世纪地产资金链断裂和法人史虞豹的跑路,古城邯郸如猝遭晴天霹雳,多家地产商纷纷效仿,瞬间邯郸老赖满天,百姓血泪成河。惶恐的人们纷纷拥至邯郸市委大门,祈盼政府作为,为他们讨回血汗、养命钱。

       在巨大的生活压力下,刘希明的父母眼看血汗钱回归无望,每日郁郁寡欢以泪洗面,不久便先后病逝。他的父亲,这位位解放前的老军人在最后弥留之际留下的临终遗言居然是:他不相信朗朗乾坤,会有如此吃人不吐骨头,比日本鬼子还畜生不如的团伙,他坚信有英明共产党的领导,百姓的血汗钱不会付之东流!

       面对亲人的离世,有着铮铮铁骨从不流泪的刘希明,第一次淌下了悔恨的泪。他悔恨过于轻信金世纪地产那披着邯郸政府授予驻多荣誉的外衣;悔恨不该相信顶着政协委员桂冠的金世纪地产法人史虞豹会在咫尺之遥的政府眼皮子底下肆意妄为而无人问津……

   祸不单行,二0一七年,刘希明被查出被医学界喻为“癌症之王”的胰腺恶性肿瘤。专家称,若治疗得当,生存期有望五年。陷入绝境的他本想放弃治疗任凭命运的不公,但在妻子苦苦哀求和四处求助下,用勉强凑够的手术费在邯郸中心医院、解放军总医院实施了两次大手术。至此,他几乎丧失全部劳动力,但依然还需面对每二十二天就要进行一次的后续治疗(每次的治疗费用约1.4万元)和行使为人父、为人夫的养家糊口重担。

上图为解放军总院和三0七医院的病理报告和诊断书

       “再艰难,此前我也不曾向邯郸市委、市政府等有关部门提过一次个人请求,因为金世纪地产涉及近五千名的债权人,绝大多数人都未得到解决。我坚信,既然政府派了政府工作组入驻帮扶金世纪地产,就一定会公平公正对待每一位债权人!”刘希明说:“四年来,我一直用这样的信念苦苦地支撑着自己坚持下去。但现在看来,他们处理金世纪的事毫无公平、公正可言,先是个别人以各种理由解决部分借款,后来更是对投资、借款给金世纪地产、史虞豹个人二十万以下的债权人进行了现金兑现,但对于我们这些急切需要救助的退役军人却表现的如此冷酷漠视,分文未给!”谈到此处,不知是病痛的折磨还是委屈和愤怒,滚滚热泪夺眶而出……

上图为治疗中刘希明和部分荣誉

       刘希明表示:作为曾经的军人,他没有将生命结束在保卫祖国的战场上,也绝不会倒在被病魔肆意折磨的病榻中,他要以生命的名义,誓死维护国家法律和个人权益。面对金世纪问题的处置不公,若他的父母官听之任之,对退役军人的诉求视而不见,他将坚决依法维权到底,直至国家退役军人事务部!

上图为悬挂在刘希明家门口的“光荣牌”

上图为刘希明写给邯郸政府及金世纪工作组的求助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