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孩子入学这事,每个家长应该都有说不完的话。提起自己孩子小学升初中这事,葛先生就特别郁闷。他告诉记者去年九月,为了能让孩子上个好初中,他想了不少办法,后来经人介绍,认识了个大能人。

葛先生告诉记者,孩子想上的学校不在片内,而这位“能人”赵某某表示这个问题好解决,不过解决问题就需要费用。为了孩子能有个好学校,葛先生当时就给了赵某九千块钱,赵某满口答应可以办成。葛先生说,自己当时没见过这位赵某一面,只是通过自己的表兄弟间接认识,不过当时他觉得这位赵某还是挺靠谱的,因为当时通过此人办理入学的除了自己和表兄弟,还有另外五六个人。

葛先生说,当时他们几个人总共交给赵某八万余元,都是想给自家孩子办理不同的学校入学。可眼瞅着距离九月份开学越来越近,这孩子的入学通知却迟迟不见影。

葛先生说,当时各大初中都开学好几天了,托赵某找的学校却始终没有音信,再这样拖下去自己的孩子正常上学都是个问题,等不起的他就让孩子先就读了另外一家学校。着急忙慌的跑完孩子的手续之后,葛先生是越想越气,自己花了钱事没办成,还差点耽误孩子上学,这个“能人”太不靠谱了。既然事情办不成,赵某觉得当时办事用的九千块钱就应该退回来。

因为当时自己没见过赵某,他只能通过电话和微信跟他交涉,可一提到要赵某退钱,对方就一推六二五,电话打得急了就只给退了五百块钱,到最后索性连电话也不再接听。

交了九千块钱事没办成,让对方退钱还只退给五百块钱,再一打听,感情孩子没上成学的不止葛先生一家,当时周围所有通过这个“能人”赵某办事的,孩子都没上成学,虽然赵某也给其他人退了钱,可退的钱数跟他们当初交付的相差甚远,到现在总共还有七万余元的费用在赵某手中,此时葛先生他们意识到这事情不对劲。2018年10月,他们报了警。

事情到了这一步,葛先生他们怀疑这位“能人”赵某就是在骗钱。目前案件也移交到了邯山公安分局南堡刑警大队。随后记者电话联系了邯山公安分局南堡刑警大队队长张洪强,询问事件的最新进展。张队长表示案件目前正在调查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