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女生躺在路上,光着脚捂着头,谁问都不答话,背包里还装着一万多的现金。民警、老师、家长都来了,女生还是一言不发,表情漠然。当去医院一检查,结果令很多人感到心疼。

“这边路上躺着一名女生,光着脚,谁劝都不走,也不说话……”近日,邯郸丛台区分局兼庄派出所民警接到一起这样的报警。

赶到现场后,民警薛增彬看到,女生穿着一件蓝色卫衣、浅色裤子,身体蜷缩着躺在路上,双手捂着脸,头发乱糟糟的,光着脚,脚底板很脏,背上背着一个很大的双肩包。

“孩子,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薛增彬上前询问。可是女生不说话,也不哭不闹,一直捂着脸拒绝与任何人交流。

薛增彬见状,只好拿下她的背包,查看有没有什么身份信息。背包里放着女生的手机、身份证、学生证、一沓整洁的复印纸、一个水杯,除了这些之外,还有10600元现金。

通过这些证件,薛增彬知道了女生是一高校的大二学生,今年才19岁,山东人。

担心女生身体出问题,薛增彬叫来120。经过医生检查,女生身体没有大碍。因为当时正值晚高峰,薛增彬打算带女生回派出所。可女生还是一动不动,薛增彬只好将女生抱到警车上,回到派出所值班室里。

期间,薛增彬联系上女生的班主任。可当她的老师还有她的同学赶过来时,女生哭了一会儿,还是不说话。大家都不太清楚女生遭遇了什么。正在这时,女生的手机响了,一接,是女生的妈妈。

“我女儿怎么了?我一下午没联系上她。”薛增彬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跟女生妈妈说了,妈妈也不知道孩子发生了什么,说马上从山东赶过来。

第二天凌晨两点多,女生的妈妈和舅舅赶到派出所。面对家人焦急的询问,女生还是缄默不语,表情漠然。无奈之下,女生的家人把她带回山东老家。

“后来,我们通过老师了解到,女生在当地医院检查后,被诊断为轻度抑郁症,现在还在家里休养治疗。她包里放着的万元现金,是用来交学费的,但是没有交。”薛增彬说,他后来调取了沿路监控,发现女生一人从学校出来后,一路走走停停,不跟任何人接触交流,走着走着鞋没了,却不以为然。大概走了六七公里后,女生躺在便道上,于是就有了开头的那一幕。

近日,学校老师给邯郸丛台区分局兼庄派出所送来一面锦旗,代女生表示感谢。薛增彬从老师那了解道,女生现在还在家休养,没有来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