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末期,邯郸私学兴起。此时期,孔子弟子卜子夏到邯郸一带讲学,史称“西河卜子之教”。战国末期,思想家、文学家、教育家荀子闻名列国,韩非、李斯为其入室弟子,其教育思想对中国教育影响深远。秦统一中国后,严禁私学,用全国统一文字施教。汉武帝时“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始置太学,立五经博士,颁令郡国皆立学校。隋初设国子寺,始创科举取士制度,邯郸境内州、县学人数剧增。唐设国子、太学、广文、四门、律、书、算七学。宋至明清,设国子监、太学、府州县学、书院、社学、义学。邯郸古代教育学塾时间长、设立面广,采取个别教授法,教学从识字开始,启蒙教材为《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继之为“四书”“五经”等儒学经典。其中义塾为免费学校,供贫苦子弟就读。社学始于元代,50家为1社,每社设社学1所,择通晓经书者为师,农闲时令子弟入学。儒学为元明清时代各府、州、县设立的供生员读书的学校,明以前称黉宫、学宫、学庙、庙学、孔庙、文庙等,涉县、大名府、广平府、邱县、磁州分别于唐、宋、金、元、明兴举儒学。宋至清代私人或官府建立讲学或肄业的书院,元代普及各路,明清书院益增,多为习举而设,宋代涉县原曲村始建洙泗书院,元代今邱县创建安仁书院,明代馆陶县创立陶山书院,广平府创办漳川书院,武安县创建紫金书院,磁州创立滏阳书院。清代书院遍及邯郸所属各县。唐代至清代1200多年间,邯郸各府、州、县共建书院41所。在“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思想影响下,邯郸莘莘学子步入科举仕途,学习“四书”“五经”,传授忠、孝、节、义,习作八股文章,苦苦追求金榜题名,共考取进士745名,举人千余名。至清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清政府下令停科举以广学校,施行了1300余年的科举制度宣告结束。

千字文

洙泗书院

安仁书院

编审|杨富中 责任编辑|王拯 编辑|姜雨檬  摘自2015年版《邯郸市志》,图片来自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